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马车上的性爱迷离
马车上的性爱迷离
盐城,一个千年古城。古朴的大街上,一个精干的少年跃马飞奔,一路上闹得是鸡飞狗跳,行人怒骂。少年一路冲进一间华丽的宅院,这也是林家的产业,负责着江浙的生意等事。看门的守卫一见有人纵马直闯,赶紧拦上前去,马上少年高举手中令牌,守卫一看赶紧返身开门,少年骑马跃进。
经过一个月的对高丽的访问,又经过大半个月的赶路,回航的林三这几天来到了盐城。连日坐船的林三等人一连在盐城里休息了五天,今天刚要回船上继续赶路,不料家中带来了一个意外的消息。
气宇轩昂的林三端坐厅堂,手里拿着一封信,身旁一个精干的少年垂手肃立。林三看着手中自京城由大华皇帝赵元羽的亲笔书信,一脸的凝重。次日清晨,林三策马扬鞭带着带着高酋胡不归等人赶奔草原。林三离去后不一会儿,一辆豪华的大马车从宅子里出来,向南行去。
半月之后,繁华的杭州城外大街上,一辆豪华的的大马车急速行驶。车辕处一个精炼老者,稳稳地驾着车,对于四周投来的好奇的目光丝毫不在意。路上行人热切的看着这辆风尘仆仆的马车,马车上硕大的林字宣示着这辆车的归属。
豪华的四轮马车飞驰而过,虽说这是官道但是也就是夯实的土路,大坑大坎是没有,但是小坑小包小石子是一点不缺,一般的寻常马车在这样的路面哪能如此奔驰。
“驾!···夫人,再有半日就能进杭州城了。”驾车的老者高声喊道。
“嗯···啊···知···知到了,呀·呃···嗯嗯嗯···。”车厢中断断续续的回应。
奔跑的马车不小心碾过一个不大不小的土包,虽说有减震装置,但是在如此高速下一点点不平都能引起车厢剧烈的震颤。四轮马车是林家独有,是林三改造传统双轮马车的产物。林三按照后世经验在车厢与四轮之间加了用毛竹板制作的减震结构,虽说由于减震材料的问题造成载重能力大幅减弱,但是稳定性有大幅提高。
老者稳稳地驾驶马车,上下震颤的车厢中轻轻淡淡的轻缓悠扬的若有若无的呻吟声飘出车厢,翻飞的马蹄声,嘈杂的车轮声掩盖了那荡人心神的娇喘。从盐城到杭州,得益于老者的高超驾驶技术,本来月余的路程短短半月就走完了。
一路上三人晓行夜宿,可是把林府的夫人折腾了个够呛。老人简单的报了个站就专心驾车了,高速行驶的马车,震颤的车厢里,跟随林三出使高丽的萧雨若赤身裸体的坐在一个精干的少年的大腿上。精干的少年正是林府的小六子,只见小六子稳稳地端坐在上下颠动的车厢里,背靠箱壁。
萧雨若背对着小六子,双手交叠在腰后被小六子一手抓住,如脂般雨润的玉背直直挺立,白皙秀颀的玉颈上小六子有力的大手紧紧捏住,散乱的秀发自耳边垂下,精致的俏脸微扬着轻轻呻吟,两条白嫩的玉腿分立在小六子的两腿旁,一双细嫩的双脚努力的勾住小六子的小腿。
端坐在车里的小六子像是定在了箱壁上了一样,双手轻轻的擒着随着车厢上下翻飞起落的萧雨若,萧雨若虽然用脚紧紧的勾着小六子的腿,但是滑嫩的肌肤在汗水与蜜汁的浸润下早已滑腻不堪。唯一能稳定身体的办法已经失效了,萧雨若两腿间,粉嫩无毛的蜜穴里一根又粗又长的阳具时隐时现。
自从出了盐城,马车就一路狂奔,好马配上轻车再加上一个经验丰富的好把式,本来两三天的路程一天就能赶出来。白天,小六子跟萧雨若在车厢里颠鸾倒凤,晚上自然是不能亏了这好把式。短短半个月,萧雨若就沦陷在情欲之中了。
本来萧雨若跟着林三不至于这么快步入姐妹的后尘,但是,草原上不知为何突然重兵集结大有进犯之意,赵元羽一封密函就把林三派往了草原。林三走了,萧雨若就不必跟着船队了,也就被林家的人接走了,殊不知这林家早已不是以前的林家了,小六子自然是带着任务来的,什么任务那自然不必细言。
杭州城外,疾驰的马车速度不减,经验丰富的车把式轻巧的躲避着路上越来越多的行人,晃动颤抖的车厢里,萧雨若依然直挺挺的在小六子的肉棒上上下起落,随着马车晃动的越来越厉害,萧雨若的身影也越抛越高,抛得高落得就越重,啪啪声不绝于耳,光洁鲜嫩的蜜穴紧紧地箍住粗大的肉棒,泛滥的蜜汁让萧雨若的努力化为一层一层的细腻泡沫。
小六子逐渐拿紧了有些失控的萧雨若,尽量的让左摇右晃的萧雨若沿着固定轨道上下起落。随着抛落的身子,萧雨若胸前的一绺秀发在饱满挺翘的玉乳的拨弄下胡乱的飞舞,更多的青丝秀发粘在嫩滑如脂的白嫩肌肤上。萧雨若那精致的俏脸春情满面媚眼如丝,殷红的双唇檀口微张,如断线的珍珠一样连串掉进玉盘一般惊呻不断。萧雨若听着车外惊慌失措的行人的污言秽语,有心强忍,奈何半月不休的蜜穴早已敏感异常,如潮般的快感一浪一浪的冲击着萧雨若那敏感的神经。
“吁·······”车把式一勒丝缰一踩脚闸,骏马稀溜溜乱叫,马车迅速减速停下。
“呀!··啊呃·呃··”车厢里一阵惊呼接连着一阵娇喘。
急速停止的车厢里,萧雨若猛一个前倾后啪的一声又重重的砸在小六子的胸膛里,本来半闭的美目猛然圆睁,一声娇喘被猛烈插入的肉棒顶出杏口。小六子揽着浑身颤抖的主母,低头看着一脸疲惫的萧雨若,胯下肉棒在主母萧雨若一下一下不规律收缩吸允下一波一波的快感传遍全身,激烈抽搐的身子在小六子的怀里像离水的金鱼一样滑腻不可着力。
马车慢慢起步,随着人流徐徐进入杭州城。沿着宽阔平整的街道,马车缓缓前行,一路上行人纷纷注目议论纷纷。疲软的萧雨若听着车外的嘈杂人声,不时跳出的林家、林三等词语一下下刺激着萧雨若敏感的神经,但是疲惫的身子早已瘫软在身后男子的怀里。
城里的石板路虽然比城外的土路干净平整,只是经年累月的踩踏早已将路面磨损的凹洼不平,大的颠动是没有,但是连绵不绝的震颤一刻不歇。
萧雨若那娇嫩的蜜穴经过半月的调教,再加上刚刚的剧烈高潮,现在这连绵不绝的震颤一刻不停的刺激着娇嫩的蜜穴嫩肉,刚刚调匀的呼吸再次凌乱起来,淡淡的娇喘无意识的飘荡出来,瘫软的身子轻轻地扭动,迷离的双眼透过飘荡的窗帘越发的妩媚起来。

【完】